妖股,你往哪里跑!

2017-01-19 作者:万丽

新亚制程这只小妖精今天被关小黑屋里了,太阳电缆高原缺氧,午后一度晕倒在跌停板上了,下一只会是谁?反正今天江湖里颇有种群龙无首,底气不足的感觉。

过去的2016,市场的整体表现真是令人发指,但这并没有妨碍这个神一般的群体刷出它的存在感,那就是——妖股,1月中毅达,2月深深宝A,3月数源科技,4月爱康科技,5月科恒股份,6月星星科技,7月东旭光电,8月廊坊发展,9月四川双马,10月煌上煌,11月三江购物,12月上峰水泥,哪一只是你的最爱?我知道,通通都爱,只能远看嘛。

但是,古谚有云,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妖股的黄金时代大概率要终结于2017了。

妖股年年有,去年特别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异象呢?其实我们稍微分析下就会发现,原来妖股是有共性的,基本上都离不开业绩差、市值小、题材多这三大特征,外加去年险资举牌、股权转让这种新瓶装旧酒的模式意外走红,行情不好,资金看不到方向,需要抱团取暖,于是两者之间就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一触即发。

不过新年伊始,在监管层即将放出的两个大招面前,这种化学反应对股价的后劲会明显不足。

第一招:IPO供应常态化

之所以称股权转让是新瓶装旧酒,其实是有原由的,去年9月份证监会《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一经公布,立刻就被誉为“史上最严借壳标准”,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传统借壳之路被封之后,为了避开政策的压力,原有的借壳上市就摇身一变成了股权转让,但穿了马甲的蛇注定不是王八,这种钻监管漏洞的做法,注定也不能长久。

一方面,监管开始堵漏。昨天针对金亚科股权转让可能涉嫌违反证监会的相关规定,深交所已向公司发出重组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本次股权转让是否违规,对于“金亚科技”这家“有前科”的公司率先开刀,很可能就是一大信号,另外上周才一周的时间里沪深两交易所就发出29封问询函件,其中大部分都涉及股权转让,怕是要成为近期的监管重点了。另一方面呢,为什么要借壳?为什么要股权转让“曲线借壳”?本质上还是壳资源的稀缺性,外加上市排队太长,入场券一券难求,同样在昨天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达沃斯论坛中表示,“中国资本市场改革还不到位,IPO不应该有这么长的排队。”言下之意就是,IPO供应要常态化,新股供应必须得跟上改革的步伐。新股上来了,壳资源的稀缺性将会大打折扣,故事的吸引力还剩多少,大家不妨掂量掂量。

第二招:约束大股东减持

如果股权转让的目的是为了引入战略投资者,优化股权结构,为公司带来更好的资源,各种外延式并购是促进公司未来更好的发展,那的确是无可非议的,但问题是很多股权转让也好,高溢价对外收购也好,背后真实的目的很可能只是为了讲好一个故事,然后配合股东们的高位减持。看看去年有多少公司并购重组当初信誓旦旦的业绩承诺不能兑现,又有多少故事丢出来之后,股东们就急不可耐的抛出减持计划。

同样在昨天,新华社发文称,对于年轻的A股而言,完善新股发行和退市制度重建新陈代谢机能之外,堵住疯狂再融资和野蛮减持两大“出血点”,已成当务之急。权威媒体近期的密集发声恐怕多也代表了背后监管层的意志。无利不起早,切掉了利益的源头,妖股还能怎么妖?

所以,妖股的炒作,本质上就是击鼓传花的游戏,击鼓传花的过程中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成为最后一个接棒的人。

[证券咨询资格:ZX0045] 湘ICP备15014707号-4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