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混改标志着改革迈出了实质性一步

2016-12-30作者:刘银华

停了近半年,抢在16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披露混改方案,云南白药这也是够拼的。按照交易所披露的公告,云南白药控股股东白药控股拟通过增资方式引入新华都实业,新华都向白药控股增资约人民币254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白药控股的股权结构将由云南省国资委持有其100%股权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各持有其50%股权,白药控股仍持有云南白药41.52%的股份,仍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单就公司混改这个事来说,其实没啥好说的,今年以来,发布混改公告的上市公司那可多了去,资金规模比它大的也不少。云南白药单独拿出来说,是因为我们觉得它的混改打破了过往的很多“禁区”,可能会对目前高层力推的混改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为何这么说呢?长期跟踪云南白药改革的投资者可能知道,其实早在2009年的时候,当时云南白药的二股东红塔集团响应“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的要求,在当年9月份的时候和陈发树签订过《股权转让协议》,陈发树以22亿元收购红塔集团持有的云南白药约6581万股股份(总股本的12.32%),陈发树在签订协议后随即全额支付了股权转让款,并取得红塔集团开具的收款专用发票,但是此后两年多,股份过户手续迟迟未能办理。为此,陈发树诉至法院,先后对中国烟草总公司提起行政诉讼和民事诉讼,2014年7月23日,耗时近五年的云南白药股权纠纷案由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二审终审判决,塔集团向陈发树返还本金及利息,利息标准按同期人民银行贷款利息计算,陈发树要求履行合同、分享股价上涨利益的请求没有得到支持。

云南白药当年的这个股权纠纷案,在市场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不少财经大咖、法律专家参与其中,大家关注的焦点在于,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是不是可以不遵守契约精神。新华都当年的CEO、打工皇帝唐骏事后表示,和国有大型企业谈收购股权,其实我们没有任何主动权,签订的合同都是标准合同,要参与你过来签,要么就不用签,强势到你几乎没有办法可以谈。从当年市场人士的讨论,当事人时候的讲话来看,国企改革,或者说混改,还是一个可做可不做的事情,国企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民资丝毫没有谈判的余地。从市场人士以及当事人的讲话看,当时的国改,或者说混改,是可做可不做的事情,它并没有很强的动力。

但是,现在的风向,和几年前相比,显然有所不同了,不管是高层领导,还是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国企改革,混改成为改革的主要突破口,央企、地方国企的心态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从云南白药的这次混改方案看,可以说它是诚意满满,首先,找了一个爱慕自己已久、而且有夙怨的公司新华都,没有一定的气魄,放不下身段,这事还真做不出来;其次,白药控股云南国资委和新华都各持50%,这种在重大事情上可能会出现争议的股权结构出现,说明当下的当地国资委拿出了足够的诚意,给了民资足够的话语,这个在以往的混改中非常少见。

而且,以往的国企改革,大家看到的基本都是一些资产质量不咋地的企业,给人的感觉像是甩包袱,云南白药这样的优质国企混改,在市场上还真不多见,它向市场传递的改革信号,显然是其它公司不可相比并论的,方案得到资金追捧,自然也就不足为怪。

[证券咨询资格:ZX0045] 湘ICP备15014707号-4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