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混改到底改什么?

2016-12-23作者:刘银华

最近一段时间,国企混改很火,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主推,高层力挺,各地混改如火如荼,A股市场传统行业的国企“臭咸鱼”,也一朝变成了资金追捧的“香饽饽”。国企混改到底是怎么回事,混改要改什么,怎么改,今天和大家聊聊自己的一些理解。

国企混改,顾名思义,就是在国有控股的企业中引入民间资本,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国企经营和管理。改革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国企产能过剩与效率低下并存,目前进入了困难期,另一方面,这些年民企的资产回报率一直高于国企,高层有意引入民间资本,通过改变公司股权结构,改善公司治理结构,从而提升效率。从改革的目的上来讲,混改很有必要,也迫在眉睫的事。

然现实的问题是,到底要改什么,怎么改?大家的看法却未必一致。混改,给人最直观的印象,就是股权改造,通过引入民资,改变国企的股权结构。但这必然会引发大家的疑问:国企混改能让出公司的控股权吗?如果不让,民资又何以制衡国资?这样的疑惑,相信不仅你我会有,连万达集团的董事长王健林都有。此前,王健林就公开表示:“如果要混合,一定是私营企业控股,或者至少要相对控股”,否则就等于是拿自己的钱帮国企,谈不上任何话语权的问题。

事实上,由于我国的政治体制和国情,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不会动摇,也不可能动摇,在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方案中,也一再强调国企为主导,但是何为“主导”?主导是否意味着国企在混改之后,国有资本都应当绝对控股或者相对控股?如果是是这样,国资和民间又何来的法理平等可言?制度设计又何以消除民间资本投资国企的担忧?所以,国企混改的前提或者基础,是怎样消除民间资本的顾虑,确保国资和民资的公平。

怎么消除民资顾虑,确保公平呢?说起来也很简单,最根本的就是“改规则”,改变台面上和隐性的不合理制度,通过健全法律、制度约束,确保“同股同权”得到尊重,确保民资意见得到重视,营造国有股东和中小股东平等行使权利、共生共赢的环境,而不是强调国资对民资的控制。但说起来简单的问题,现实中做起来却并不容易,从全民一窝蜂的挤队考公务员,大家就可以感受到官帽子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只要管本思想存在,官高民一等的怪圈不改,权利没有真正的关进笼子里面,国资背后隐含的权利投票权,就不可能和民资真正平等,提升效率,也有可能是一句空话。

不信的话,大家去看看A股市场上股权结构不同的公司,把纯民资、民资和国资混合持股以及国资绝对控股的企业的资本回报率ROE统计下,事实上,并没有明确的数据表明,引入民资以后股权混合的公司效率就一定原来的纯国企要高,这也说明,混合并不一定产生效率,有民资的企业,也不一定有效率,真正的效率,应该是来自体制、机制的改变。

除了改规则,混改要改的另一个地方,或许是“破垄断”,特别是竞争型国企的垄断。垄断就好比瘟疫,躺在温室里面把钱赚了的日子过得太服务,久了难免会有懈怠感,民资效率之所以高于国资,很大的程度上在于生存的危机感,在于充分的竞争。而目前国内新一轮的国企改革,不管是分拆,还是强强联合,似乎并没有动摇垄断的基础。此前,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邵秉仁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谈国企改革时表示,“我们这十几年来国有企业的改革不仅没有推进,在某些方面反而出现倒退,垄断不仅没有打破,反而在强化,在所谓做大做强的口号下,实际是拿着国家的投资在盲目地扩张规模,以低效率为代价”,也侧面说明这一点。个人始终认为,有垄断的地方,低效是早晚的事情,和资金属性没关系,和人性才有关系。垄断不破,混改最终对效率有多大提升,有待观察。

最后,用某财经大咖的说法,国企发展混合所有制,必须要有完善的法律体系和科学的公司治理,有严格的内外监督,以“同股同权”为基础,改规则,破垄断,提效率,否则,一切打着改革名义的行为都是变相耍流氓。

[证券咨询资格:ZX0045] 湘ICP备15014707号-4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